LINION 之淡水黑豹篇:(1)永遠都會講到 D’Angelo

女神殿(以下簡稱「女」)很高興邀請到目前最火紅最鬥譜(dope)的 LINION(以下簡稱「L」), 其個人首張大碟《Me In Dat Blue》正以仙島系新靈魂恐怖小孩之姿,席捲各大金曲龍虎榜。我們今天專程前往 LINION 老家淡水進行專訪,開始吧!

L:我想從最後一題開始。

(15)好,最後一題,終極大魔王 D’Angelo 來了。《Brown Sugar》還是《Voodoo》?或者《Black Messiah》?

女:你覺得 D’Angelo 最新這張《Black Messiah》如何?我我我⋯⋯

L:我覺得還好耶,比較喜歡《Brown Sugar》。

女:你覺得《Voodoo》不夠好嗎?

L:《Voodoo》就是⋯⋯就釀。《Brown Sugar》很多段落是 walking bass,有主要的 melody 在唱,回去找以前聽的東西,這張幫助我很多,所以對《Brown Sugar》比較有感情。很多 bassline 在走的感覺,到《Black Messiah》覺得他好像在講故事,可是你是 D’Angelo 耶,你要讓我晃到地上啊!

女:覺得應該要用音樂講故事,而不是詞?

L:嗯,失去了一些東西。

女:覺得跟他變胖有關係嗎?他以前超壯,壯到有人魚線耶。

L:應該有喔,以前壯到不行。

女:《Black Messiah》被賦予太多政治意味,音樂本身少了記憶點。

L:有時候聽音樂會想說,是不是我這個階段聽不懂。做音樂很多時間跟自己對話,說不定哪一天《Black Messiah》跟《Brown Sugar》會反過來。目前的心境跟狀態,《Brown Sugar》還是比較好,會一直聽,一直在裡面找到新的東西。

女:以前會覺得自己比較喜歡《Voodoo》,因為有 Soulquarians,Questlove,Roy Hargrove 一些很厲害的人,所以覺得「應該」要喜歡,但這種應該是很不應該的。

L:以前會覺得一張專輯,有誰誰誰在裡面耶,一定很讚!現在覺得,就不好聽啊,不好聽又不代表是錯的,現在不想聽,說不定過幾分鐘,又覺得好聽了呀。

女:後來才知道《Feel Like Makin’ Love》是舊歌(翻唱 Roberta Flack 版本)。曾經想過如果開一間店,有喜歡的人走進來,我就要放《Feel Like Makin’ Love》給她聽。

(LINION 當場哼了一句 “That’s the time~”,「集肌情與淫蕩於一身」的狄大大彷彿置身現場。)

女:《Brown Sugar》我最喜歡的歌是《Lady》。

L:《Brown Sugar》我最喜歡的歌是《Shit, Damn, Motherfucker》。

女:他現在不可能做這種歌了,有教主的光環。

L:跟肚子。永遠都會講到 D’Angelo,上課會彈,聽 Neo-Soul 一定會提。

(01)我們都知道 LINION 是你的姓式(LIN)加上離子(ION)所構成之複合字,但 LINION 這傢伙是什麼時候出現的?什麼時候決定這藝名?本人想和 LINION 維持什麼樣的關係?朋友稱呼你為「梨農」這麼在地化的名號時,又是什麼感覺?

L:我本來叫 Union。

女:如果外國人跟你聊,你會說你叫 Union?

L:我在國外叫 AJ。在國外買咖啡,我說我叫 Union 或 Lin,他們會亂寫,寫成 Link、Lee 或是 John。有天我就說我叫 AJ,因為「阿叔」的意思,我在好萊塢的名字叫 AJ。LINION 是陳潁(奇清唱片主理人)老婆幫我取的,世界語(Esperanto)。他把這個名字丟給我,我覺得滿好看的,很對稱,也跟我本來的英文名字比較像。「梨農」是奇清(主理人陳潁&黃查)私底下在叫的。

女:老外會覺得 Union 是一個名詞,拿來當名字會困惑,例如 Angelababy 在國外很紅,但老外會覺得 Angelababy 不是名字。當你第一次說「我叫 LINION」的時候是什麼感覺?

L:完全沒有感覺,但我現在有感覺,我會把它分開,私下我是我自己,LINION 是 LINION。

(02)開門見山,首支單曲《Room 335》巧妙改編柳宗元的《江雪》,以及 IG 驚瞥新弦靈感「相看兩不厭,只有敬亭山」(美得好清脆)。能否談談中國古典詩詞對你的影響?中英文不同音律又如何在歌詞上調配?

L:古典詩詞對我的影響⋯⋯完全是亂寫的啦。腦袋浮現這幾個字就打了,就這樣而已。

(03)據說你小學六年級開始學習樂器,家人從小就支持你當歌星嗎?例如最近很紅的仁美姐(LINION 母)有帶給你什麼人生啟蒙嗎?

L:這題不錯,蠻少人會問到這個,仁美就我媽。

女:記得仁美很常出現,你 IG 不是很愛曬母嗎?

L:小六畢業,我告訴我媽我有三個願望:我要會吉他、我要會打鼓、我要會騎腳踏車。我媽看到我一直在玩音樂,到現在還是很支持,從來沒有阻止我,甚至會 push 我,問我要不要去國外唸書。

女:如果沒有你媽,你會去國外嗎?

L:不會。出國是因為少英老師私下跟我爸媽聯絡,覺得這個小孩可以去國外唸書。爸媽回家問我要不要出國,我馬上說:「不要!我朋友都在台灣,蛤~我不能唸大學喔,不要!」本來超級不想去的。從高二到高三想了一年,才決定要出國。

女:居然沒有人問過仁美對你多重要,誰都看得出來吧。

L:仁美是一個很重要的角色,她到現在都還在啟蒙我。她是很前衛的人,一直在進步,衣服都很好看,沒什麼代溝。

女:仁美最喜歡專輯哪一首歌?

L:《Water Roof》,專輯發完我還看到她在那裡 “Bitch be humble / Bitch be humble”。媽你知道那是什麼意思嗎XD

(04)傳聞你在美國 MI(Musicians Institute)過著早上六點到晚上十點照表操課的苦行生活,聊聊你在好萊塢的西岸歲月,以及樂隊「SOME」?

L:你要我從哪裡開始講?

女:早上六點到晚上十點。

L:現在的吉他手 Hans Tsai 新生入學剛到美國,我比較油條帶他去樂器行,就慢慢變好朋友。我們兩個第一個禮拜被電完,就決定要很強,很猛。我們到現在還是會盡量從早上六點練到晚上十點。你旁邊的人都是怪物,你也必須要成為怪物,Marcus Miller 可能等一下就會走進教室,所以你只能更猛。

女:算是一種武裝嗎?

L:一方面是武裝,一方面是出國不能浪費錢。所以 MI 的華人,有時候都比外國人厲害,超級厲害。就照這個方法去練,超 sick。

女:我們常常在靠北華人教育很變態,可是如果把這種很變態的教育,放在你有興趣的地方,反而很有用。

L:對,就是要這樣。很多人會在那裡說哈洋屌,後來我發現,你明明就可以,明明華人就比較猛,很聰明的好不好?

女:華人比較ㄎ ㄧ ㄠˋ,我必須用這個字來形容,有個 trigger,有個 click,ㄎ ㄧ ㄠˋ。(開始彈手指)

L:(開始彈手指)就一直這樣練。到 SOME 就有點不一樣。

女:「SOME」是縮寫嗎?

L:這是個謎,就留給你去解釋。我跟當時 SOME 的 Rapper 阿毛(本來是鼓手),還有去世的吉他手小胤,負責幫畢業的人演一首歌,這個 session 演完之後,感覺很好,Rapper 阿毛抓了現在的鼓手小花還有吉他手小胤,試做了一首歌。發現我們可以做一首歌,這個團就出現了。這是我作息最亂的時候,早上到晚上練琴,回去再錄音,半夜在房間錄音。後來知道吉他手的狀況,回台灣才知道他已經去世了⋯⋯SOME 這個團就是在當時停止的。現在這個精神可能又要出現,因為 Hans 回來了,我們可能會有一個新的團。

(05)最初看到你 IG 上的標籤 #blackpanther,不是黑人激進政治組織,亦非漫威電影,而是冥想時的動物圖。可以和大家介紹一下這隻黑豹的氣質嗎?

L:這隻黑豹不是動物圖,牠會動。過程是這樣,你先冥想,想像有能量把你包起來,眼睛閉著,醒來之後會妳躺在草地上。草的旁邊有水,四周是很幽靜的地方⋯⋯

(LINION 描述了一段上窮碧落下黃泉的路程,文字無法一一體現。)

⋯⋯然後你會覺得洞穴裡面有光,慢慢走進去。大概十碼的位置,前面有一道光比較亮。走進去,超 級 漂 亮 !大自然怎麼會有這種地方!

女:等等,這些是有人教你的嗎?

L:這是一本書叫《來自動物界的訊息:動物圖騰的靈性力量》,每個人的路徑一樣,但版本都不一樣……進去有顆超級大的樹,下面有顆石頭可以坐在上面⋯⋯

女:打岔一下,你從什麼時候開始做這件事?為什麼會然做這件事?

L:這幾個月開始,是我變化最多的時候。因為生活 fucked up 到一個階段,晚睡,每天都很厭世很絕望⋯⋯從國外旅行回來,突然想要改變。我們講回黑豹。牠會自己從草叢裡走出來,示意你要跟牠一起走到洞口。到洞口祂會往回跑,這是動物對人的信任問題。當你走出去,看著水裡的倒影,這隻黑豹就在你身後。最近還多出現一隻花豹從我上方飛躍。發完片,這隻花豹就出現了。黑豹其實算花豹,有花紋只是比較黑,現在花豹已經可以出現了。去查這個黑豹的解釋,很玄,剛好人類圖和紫微算的都完全符合,更認識自己。

女:三方驗證,結果一樣。

L:黑豹是很陰柔的動物,女性的代表,像女戰士,女政治家這種女強人氣質。黑豹特徵是會負責去拉拔旁邊的人,我不是生產者,我是投射者。

從小就對動物很有感覺,覺得動物比人誠實。因為動物不演⋯⋯電影不是有那種兩個人語言不通,可是可以在一起的。如果我的狗會講話,我一定超討厭他。

女:超越語言的互動。

L:音樂比較靠近宇宙一點,音樂比語言真誠,不需要用講的就可以散發出來。

女:簡單來說就是,非洲人比較能夠試著去欣賞你的音樂,但講中文會有一道牆。

L:用語言講本來就講不通,只能聽。

(06)說到黑豹,就來提一下黑人文化。不論 Hip-Hop,R&B,Soul,Neo-Soul 等族繁不及備載的音樂類型,畢竟是黑人的東西,亞洲人多少有點基因上的隔閡,是否曾經思考過怎麼跨出這道藩籬?

L:我想讓大家享受到黑人音樂裡面的快樂,那是我感覺最嗨的時候,你知道那個有多爽嗎?例如我去聽 Robert Glasper、Moonchild、Internet,你會晃,你會叫。希望有一天我的東西能讓大家達到那樣的狀態,讓大家叫出「Oh Shit!!!」這麼爽。那是對的,我覺得華人可以做這件事。

女:西洋人做的事情,華人不見得做不到,可能沒想到要去做。華人可以用覺得天生是弱勢的地方,化弱勢為優勢,做得比西洋人、高加索人、黑人,更好。

L:那個已經超越人種了。

(07)新靈魂樂(Neo-Soul)神話莫衷一是,你怎麼定義 Neo-Soul?自己想做出怎樣的 Neo-Soul?

L:有天我去找我老師,他叫 Soleh(Henry ‘Soleh’ Brewer),Earth, Wind, & Fire 早期鍵盤手。很老的一個黑人,超大一隻。我問他:「你可不可以解釋給我聽 Neo-Soul 是什麼?怎麼確定是我是在弄 Neo-Soul?」我把他的定義整理起來,Neo-Soul 就是 Fusion,黑人的 Fusion,Hip-Hop、R&B、Gospel、Jazz 全部弄起來就叫 Neo-Soul。會有個空間在,可以融合。

怎麼練 Neo-Soul,最重要的是節拍。我找了 Moonchild 的鼓手,也是老師,我問他:「你怎麼做 Neo-Soul?做給我看。How to “Laid-Back”? What is “Laid-Back”?」我問他 Laid-Back 是不是往後?他說:「沒有啊,我點給你看。你剛說要往後,我幫你往前。」我就說:「Oh Shit!!!」

(LINION 開始上下,左右,前後,晃動)

可以往前,可以往後,一點點一點點,一個 Feel 而已。加上 sound 夠 smooth,就會有這個聲音出現。最重要的不只是技術而已,這是我聽到最舒服的感覺,所以就選 Neo-Soul 來做。

女:有點像你跟他講一個名詞,他就把這個名詞做出來,很明確,有手冊的。

L:想一下 Laid-Back 到底是什麼?本來點在這裡,往後往前推移,就像呼吸。你的呼跟吸中間有個停頓點,那是留給自己的靈魂的。有留個空間在那裡,你才有辦法晃,才有辦法突然發現「幹好快樂!怎麼那麼爽?」

如果是很純粹的東西,譬如說 Rock,你會覺得很激昂,可是 Neo-Soul 是「怎麼這麼鬆啊!?但好快樂。」。大概可以這樣解釋。所以這張專輯裡面我放了很多水的東西,因為水比較像 Neo-Soul 這個形象,專輯裡面的歌,是我會領會到這些概念之前就寫好的,我盡量把它弄成我想要的聲音。

女:一直想問你是怎麼用把樂器把「水」做出來的?

L:學理上來說,就是 Reverb,Delay 挑對聲音,最重要的是 groove。後來在國外發現,台灣人的 Ambient 做得比國外都好。Reverb,Delay 超厲害,這個島我們的家,上面的人,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這裡太小,所以大家想要往外。

女:這就是一個亞洲人不會輸給外國人的例子。

L:第一張的想法是把我所有的元素,跟老黑的東西合起來,推出一張讓大家聽起來舒服,好像不太一樣又好像聽過,先有點親和力,我自己也在摸。不想要⋯⋯譬如說我們聽搖滾聽團,或我姊或我媽聽到黑人音樂就會「這怎麼這麼難聽?怎麼一直在唸唸唸?」,有沒有辦法讓這些人,聽到我的歌可以享受一樣的東西,聽得懂的人也很開心。讓大家合在一起,可不可以?

女:就是你的冥想動物黑豹在做的嘛~

L:我覺得像《Room 335》這些歌,都有達到這個效果。例如表演那天找我簽名的人,我會看他們是哪種人,詢問他們在哪裡聽到的。大家有反應是我最開心的時候,那天還有香港的大姐,才剛從台中感傷唱片行買完我的卡帶,就馬上來台北看我表演,我就「喔喔喔~這樣就值了啦!」,很開心,連香港也有我的聽眾。大家都覺得不錯,OK,那我可以做新東西了。

女:你最受歡迎的歌是《Room 335》嗎?

L:不知道耶,大家給我的答案都不太一樣,權泉咖啡 老闆居然最喜歡《中正沒園》XD。居然有人會喜歡。

女:我自己最喜歡還是《Room 335》,很精緻,抓到一個很難被取悅到的地方,被取悅到了,我可以一直聽一直聽。

L:呵呵。好。

(08)台灣目前嘻哈場景可謂百花齊放,也不乏以節奏藍調或爵士出現的好聲音,LINION 還真的是少數說自己在做 Neo-Soul 的樂手。Robert Glasper 大大的 Robert Glasper Experiment 廣納各路好手共襄盛舉,LINION 有沒有想過在台灣嘗試類似的計劃?

L:⋯⋯這首做得超好的。因為他融合了吉他,這就是我做《Water Roof》的想法,沒有用一堆 MIDI,就很好聽。

(咖啡店在放 XXXTENTACION 的《Jocelyn Flores》,大家一起停下來聽,很靜謐。)

我在想,有沒有一個團來做像 Robert Glasper Experiment 這樣的東西,相信大家都很想。如果只有我自己做這個東西,沒有意思,做了大家也不會聽。如果要很 sick 很 sick,我們可以十年之後再做,我相信那個時候能力也會更好,也需要更好的樂手能力。

女:我在想 Robert Glasper 的概念應該是,跟那些樂手平常是朋友,Robert Glasper Experiment 是「正好」能夠做這件事情,而不是先想要做這件事情,再找人。

L:Robert Glasper 現在組了一個新團,R+R=Now,比 Robert Glasper Experiment 更好玩,更好聽我覺得。

下篇請詳:LINION 之淡水黑豹篇:(2)透明雜誌是一直都蠻喜歡的


LINION 之淡水黑豹篇:(1)永遠都會講到 D’Angelo” 有 1 則迴響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